您现在的位置: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 相关信息
微笑的“变形金刚” ——一位西班牙籍华人的回国就诊记

(本文涉及的患者资料已得到患者的授权,实名发表)

    陈翅,37岁,这位从安徽出来的敦厚小伙,早年到西班牙经营餐厅,开始在西班牙落地生根。在2008年,他逐渐感觉到右手腕发凉,颠勺炒菜不灵活,后来逐渐出现了颤抖,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表现特别明显。刚开始时,陈翅不以为然,以为是工作劳累造成的。到2010年开始出现了整条右臂僵硬感,严重影响到工作。这让作为厨师的陈翅感到非常苦恼和困惑。2012年,他的右腿也开始出现弯曲不灵活、走路拖拉的状况。经西班牙当地医院检查,确诊陈翅得了帕金森病。刚开始服药还有作用。到2013年底,帕金森病进一步发展,出现了走路不稳、转身费力,说话无力,起床、翻身困难,多汗一系列症状。至此,陈翅已经无暇顾及餐厅,生意一落千丈。不断的治疗和调整服用的药物依然不能控制帕金森对他身体的逐渐侵蚀,妻子也离开了他。事业和家庭的双重打击,让这位已到中年的汉子心力交瘁。

无耐之下,陈翅把自己的餐厅关掉,回国寻医。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结识了一些同患帕金森病的病友,得知了治疗帕金森病的外科疗法——脑深部电刺激术,俗称脑起搏器。我们国家研制脑起搏器的机构是位于清华大学的神经调控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这个了不起的研究机构让我们国家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掌握这项技术和产品的国家,并且国产设备的价格比国外垄断产品价格下降一半。

2016年,陈翅在病友的介绍下来到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这是一所位于长安街沿线,西四环外的一所医院,隶属于清华大学,内部称之为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陈翅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他的主治大夫—马羽医生,一位早已成为帕金森病友中间交口称赞的好大夫。当年通过博士后答辩时,王忠诚院士称之为“女汉子”,不知当年这位蜚声中外的神经外科大师是称赞还是担忧,因为跻身于最复杂医学——神经外科领域不仅需要智慧,还需要毅力和精细。千淬百炼方得始终!无论如何,这位医生在后续的治疗中没有让陈翅失望。

                    

     入院检查时,陈翅已经出现了语言含糊不清,左右臂均有明显的震颤,颈部僵硬的症状。诊断显示为典型的帕金森病,在与马羽医生长谈之后,陈翅选择了手术,期望能重归正常生活。2016年8月17日,陈翅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手术室中植入了国产脑起搏器。术后开机,一股电流穿过陈翅的脑内,陈翅期待已久的效果显现了,震颤、僵直立刻大为缓解。这让久经帕金森病困扰的陈翅喜出望外,他意识到不久的将来也许会充返工作岗位,生活仿佛只是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出院前,马羽医生交给他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一个患者控制器,叮嘱道:“术后几个月内效果会有一些波动,到时候你用这个设备和我联系,我可以远程控制你植入设备的参数来帮助你得到更好的症状控制”。

             

  出院以后的陈翅身体逐渐恢复了,几个月后决心回到西班牙,重拾事业。2017年9月初,陈翅感觉到左肩僵硬,特定姿势下左腿会颤抖。通过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网络预约了远程程控。通过右侧的屏幕观察陈翅的肢体动作,马羽熟练的操作着左侧电子屏上的参数,这些参数将通过网络写入陈翅体内的植入设备来帮助陈翅改善症状。这项划时代的技术,正在悄悄地改变和影响着象陈翅一样千千万万的患者。在手机视频和患者控制器的帮助下,陈翅的症状一下就得到了缓解。在回到西班牙后,陈翅曾与当地的大夫谈及其此事,两位西班牙医生均摇头表示“怎么可能?,那你岂不是变形金刚吗?!”。 陈翅笑着说:“哈哈,我就是变形金刚”。我们祝愿笑声如此纯净灿烂的陈翅重归幸福生活。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调控中心,2014年开始在清华大学神经调控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的技术支持下率先开展了远程程控的尝试,至今三年多的时间中,陆续为300多位患者进行了超过500例次的远程程控。中国质造曾是我们的目标,如今成为现实。陈翅这位西班牙籍回国就医的经历,见证了我们“质造”的实现。如今,在一带一路政策的引领下,一批像国产脑起搏器的产品将以更快的速度占领国际市场。走出国门,见证中国品质,我们在路上。

  地址:北京石景山区石景山路5号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网址:http://www.yuquanhosp.com
  定点医疗机构编码:07110003   名称:清华大学玉泉医院
  邮编:100040 
  E-mail:yuanzhang@mail.tsinghua.edu.cn    
  电话:010-88257755(总机)传真:010-88255861

  京卫网审字[2013]第52号     京ICP备09047433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79号